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 > 业界资讯

【强耐谈】小巧别院,重书东方写意!

3f5b2e422d538264e1ce6a885b0469cc.jpg

我们重新对建筑与庭院的关系再度梳理,去掉了原维多利亚式建筑不合时宜的装饰以及西式的庭园。取而代之的是199颗松树错落的布局,还原且转换了美术馆纯粹的建筑主体,左右为古建的再现以及牌楼的安置,实现主人的爱好也破题的将东方美术馆的定位展现。

「留白」,是中国绘画艺术里面最意境的表现,而「几何」的型态,则是西方逻辑思维上最客观的表现。我们除去了西方的符号给予了最纯粹的白,以几个不同的几何建筑体连接、创立了新的回廊,连接起旧建物之间的毫无关系,与庭院之间借景呼应;室内地面至地下创造了垂直的开放,给予更多维度的伸展。

美术馆的存在意义在于呈现艺术,作为一个展现的平台,我们对《松》的定义便是一个「艺术容器」,以「艺术」为主、「容器」为辅,而作为一个未来可被复制的形式,我们在建筑与空间自由上的转换给予最大的可能性。

《松》将一切转化为几何、净白,将「无为」由外而里,我们给予的是一种「净」的存在,当“当代艺术”百态的进入,便可毫无顾忌的展现他们的语汇与活力。而庭院松树环绕,给予了《松》的外在生命力,一景一物成为了内外的呼吸,东方写意也成为传统与现代建筑之间的互相辉映的自然韵律。